新華網 正文
瞭望丨疫情全球沖擊觀變
2020-05-06 08:52:49 來源: 《瞭望》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3月5日,工人在位于德國斯圖加特的保時捷汽車工廠生產線上工作

  ◇“美國沒有通過領導力測試。”

  ◇此次疫情將成為國際秩序大轉折的關鍵點、大變局的加速器

  ◇國際秩序的失序和各國對多邊主義的背離,折射出全球治理機制、治理能力與治理需求嚴重不匹配

  ◇西方或將變為一個“不那么開放、不那么繁榮、不那么自由的世界”

  ◇面對危機,各個國家都會尋求加強政府的權力

  ◇2.0版的全球化可能是世界分成了幾個擁有自己獨立供應鏈的大國集團

  新冠肺炎疫情產生的影響,堪比一場世界大戰。與歷史上兩次世界大戰不同的是,這是一場非傳統性的新型重大威脅。

  國家、民族和數以億計的人,正在面對一個新的時刻——沒有明確的秩序,也沒有明確的未來。

  唯一能夠確定的是,新冠肺炎疫情,正在成為迄今為止本世紀最大的全球危機,將改變國際體系和力量平衡,并將對全球秩序產生深遠影響。

  美戰略思想界人士已經認識到:此次疫情將成為國際秩序大轉折的關鍵點、大變局的加速器

  過去70年里,美國作為全球領導者的地位,不僅建立在其財富和實力的基礎之上,也建立在其全球公共產品供給和協調全球應對危機的意愿和能力之上。但如今,對美國來說,其在面對全球疫情時的領導能力,已經成為一個“災難品牌”。

  “Covid-19是一場災難。美國現在的病例比其他任何國家都多。特朗普總統顯然沒有能力應對這種流行病。”美國布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員托馬斯·賴特說:“在長期的危機中,許多人將毫無必要地死去,經濟代價將是數萬億美元。”

  與此同時,人們發現,在最近幾周的公開講話中,美國官員基本沒有提及對民眾負責和抗擊疫情的共同目標,也沒有為遏制病毒傳播發揮全球領導作用。各國領導人看到,美國政府把大部分外交努力用在了病毒更名上,以反華言論“甩鍋”,還指責、威脅并斷供世衛組織。

  太和智庫高級研究員王在邦指出,大疫當前,美國領導人對普通民眾生命健康的漠視和令人瞠目的頻頻“甩鍋”,凸顯出其政治道德水準之低。

  不久前,美《外交政策》雜志發表了一篇題為《美國能力之死》的評論文章。作者認為,這種不負責任和政策失誤并沒有讓“美國再次偉大”,而是會進一步玷污美國的名聲。有學者認為,新冠病毒危機對美國聲望造成的破壞,會比2003年入侵伊拉克更持久。

  “(它)一直把自己的公民置于不必要的危險之中,同時不愿發揮應對全球危機的領導作用。”美國外交學會的米拉·拉普-胡珀寫道:“這場國內和國際治理危機,可能在多個方面改變國際秩序的性質。”

  “我真的想知道這到底是不是國際秩序的一個轉折點。”意大利國際事務研究所所長納塔莉·托奇說:“在意大利,人們關于誰是世界領導者的認知將永遠改變,而這個領導者將不再是美國。”

  “美國沒有通過領導力測試。”這是近期頻頻見諸報端的一個表述。

  從近期美國國內一些相關文章可以獲知,美戰略思想界人士已經認識到,此次疫情將成為國際秩序大轉折的關鍵點、大變局的加速器。

  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等多位國際戰略專家認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將永久性地改變現有國際體系、力量平衡與世界秩序,從此人類歷史會分為“2020年之前”和“2020年之后”。

  中國社科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研究員高程認為,疫情對人類歷史和世界格局的演進發揮著催化劑作用,將加速推進已有的趨勢性進程。

  冷戰后形成的美國作為唯一霸權的單極世界,在近30年的演進和多種力量消長的相互作用下,本已逐漸動搖。此次疫情中,美國推卸責任、轉嫁危機、“領導力”進一步缺失,則會加速以美國全球霸權為基本標志的后冷戰時代結束。美國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說:“單極世界已經壽終正寢。”

  全球治理能力與需求嚴重不匹配 沒有哪個國家能真正填補這個真空

  應對此次疫情,從邏輯上講,應當在全球范圍內進行大流行病的管理,加強世衛組織的權威,強制實施全世界相同的措施,但事實全然不同——世衛組織地位被弱化,國際公共衛生體系運轉失靈。

  一方面,世衛組織權力有限,難以組織起有效的全球抗疫協作;另一方面,各國又自行其是,在疫情不斷擴散的態勢下,仍有超過半數成員國未向世衛組織提供完整病例報告,全球抗疫斗爭缺乏可靠的數據依據。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所長張宇燕指出,疫情進一步暴露了當下國際秩序的問題。基辛格在《世界秩序》中寫到,當今世界秩序面臨三大缺陷:一是國家間的能力存在很大差異,二是政治的本土化和經濟的全球化之間的矛盾,三是缺少有效的機制使各大國在面對沖擊時磋商合作。這些缺陷都在本次疫情中體現出來。

  國際秩序的失序和各國對多邊主義的背離,折射出全球治理機制、治理能力與治理需求嚴重不匹配。

  國際組織地位作用的下降,國際秩序的失序,與美國不愿承擔應有的國際責任有直接關系。美國以國際秩序的創建者和領導者自居,但又成為國際亂局的根源——接連退出各種國際合作機制和平臺。

  俄羅斯《觀點報》網站4月2日發表的一篇文章指出,盡管美國一些精英希望著力維持此前的世界秩序,但美國領導人主張改變美國的全球方針,減少“世界霸權的擔子”。

  與此同時,幾乎沒有人認為歐盟有能力領導世界應對危機——它仍被內部的管理矛盾所困擾。面對疫情時,在這個全世界一體化程度最高的地區,每個國家都在走自己的路,有的關閉邊境,有的禁止出行,有的隔離,有的不隔離……

  目前還沒有哪個國家能夠真正填補這個真空。分析認為,美國自己不愿支持全球化,但一定會阻撓他國獲得領導權。

  法國國際關系與戰略研究所研究主管巴泰勒米·庫爾蒙說:“我們未來協調處理其他危機的能力將因此深深受損。”

  政府干預過小的風險遠大于干預過度

  很長時間以來,全球形成了以美國為首的新自由主義秩序——政府全面退出市場,實施徹底的市場經濟。

  但是,從結果來看,“現有的歐美原教旨新自由主義危機與今天的疫情大流行直接相關。”塞浦路斯歐洲大學校長科斯塔斯·古利亞莫斯指出,新自由主義的社會經濟治理模式及貿易政策,摧毀了原有的保障公民經濟和社會福祉的機構網絡。

  “新自由主義瘟疫使新冠肺炎疫情惡化。”美國著名語言學家諾姆·喬姆斯基接受采訪時直指問題根源:“新自由主義試圖讓我們擺脫政府,這意味著,讓我們將對公眾做出決定的權力交給不負責任的私人暴政!”

  古利亞莫斯認為,這場公共衛生危機將加深歐美新自由主義的危機。喬姆斯基則說,“我們現在面臨著一個文明的危機……巨大的市場失敗。”

  眼下,不少西方學者認為,政府干預力度過小帶來的風險遠大于干預過度。有一種觀點認為,“如果政府不能干預疫苗研發生產,大型制藥公司就會制造更有利可圖的潤膚霜。我們想要這樣的世界嗎?”

  中國社科院研究員吳波觀察到,在抗疫的緊急狀態下,美國政府與資本的關系發生了變化,國家干預顯著增強。美國“空中橋梁計劃”應運而生,并且貼上了“兩個更好”——“更好地為前線的醫療工作者提供裝備,更好地為美國人民服務”——的美麗標簽。

  由于經濟破壞和社會崩潰不斷顯現,此次疫情過后,西方或將變為一個“不那么開放、不那么繁榮、不那么自由的世界”。

  哈佛大學國際關系學教授斯蒂芬·沃爾特說,面對危機,各個國家都會尋求加強政府的權力,危機結束后,許多政府會不愿放棄這些新權力。

  歐盟的權力進一步弱化

  如今所有的指標都顯示歐盟正處于有史以來最艱難的時刻。新冠肺炎疫情危機將比歐元危機嚴重得多。

  歐盟一直呼吁的團結當下并不存在。現在的情況是,每個國家都不得不獨自與病毒作戰。除了德國,沒有哪個歐洲國家能夠獨自應對這種局面。

  巴泰勒米·庫爾蒙認為,由于歐盟的多邊應對方案不力,其協調處理危機的能力與可信度將受損。

  最嚴重的問題可能在疫情退去后才開始顯現。

  “歐盟不會解散,因為那將是一場規模難以估量的大災難,但一體化永遠回不到從前了。”俄羅斯瓦爾代俱樂部基金會學術負責人菲奧多爾·盧基揚諾夫說:“疫情退去之后,歐盟的運行機制將成為問題,通往全新模式的進程將會啟動。”

  何為全新模式?

  有海外智庫認為,由于在疫情期間沒能協調歐洲國家有效應對,疫情過后歐盟的權力或將進一步弱化,成員國將從歐盟手中奪回更多權力。

  “歐盟是一個潛在的輸家。”托馬斯·賴特的這句話,不僅指歐洲一體化進程將被削弱,還包括歐美關系的破裂。

  意大利疫情肆虐時,美國在未經與盟友磋商的情況下,宣布了對歐洲實施旅行禁令。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研究所所長崔洪建認為,這是美歐關系又一道深刻的傷痕。在歐洲疫情吃緊、急需外部合作與支持的時候,這道禁令不僅對歐洲防疫造成掣肘,還將直接損害歐洲的經濟利益。

  如今,黯淡的經濟前景使歐元對美元匯率降至近三年來的最低點,這同樣會進一步加劇大西洋兩岸的貿易緊張關系。

  發展中國家經濟社會受到極限測試 最薄弱鏈條可能斷裂

  近年來,中東已然存在世界上最嚴重的人道主義危機,利比亞、也門和敘利亞持續的國內沖突,造成了二戰以來最大的流離失所。現在,除了十年的地區戰爭造成的人為破壞,這里還面臨著一場健康災難。

  戰爭與疫情疊加,或將導致更大的危機。

  聯合國西亞經濟社會委員會日前警告說,新冠病毒的流行今年可能使阿拉伯國家失去超過170萬個工作崗位,830萬人陷入貧困,并出現營養不良等危機。委員會執行秘書羅拉·達什蒂說:“在非正規部門工作、無法享受社會福利的婦女和年輕人是最脆弱的群體。”

  中東國家自身治理能力不強,此次疫情或將導致該地區出現重大地緣政治危機。

  對于資源和復蘇手段有限的貧窮國家和沖突地區的民眾來說,這場大流行病可能帶來極其慘重的后果。

  獨立觀察機構國際危機研究組織的報告直截了當地說:“這場全球性疫情可能對脆弱國家造成嚴重破壞并引發大范圍騷亂……如果新冠肺炎疫情在人口密集的城市中心蔓延,那可能真的無法控制。”——這正是一些非洲城鎮上空的陰云。

  非洲國家因疫情受到的打擊可能尤為嚴重。世界銀行警告稱,這場新冠病毒大流行將使撒哈拉以南非洲陷入25年來的首次衰退,非洲幾乎一半的就業機會可能會喪失。

  與此相關的危機還包括,目前中東和非洲的蝗災正在影響糧食生產。聯合國世界糧食安全委員會發出了強烈警告:“邊境封鎖和供應鏈中斷可能會對糧食系統造成災難性影響。”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醫療衛生體系薄弱的國家或將面臨新的人道主義災難。

  疫情正在測試世界各國的經濟社會極限,一些發展中國家令人擔憂。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陳文玲指出,第一波疫情涉及到的是中國的14億人,第二波涉及到歐美11億人,現在正在出現第三波,在發展中國家、新興經濟體和貧窮國家中快速蔓延,這些國家加起來是幾十億人。

  美國外交學會會長理查德·哈斯預言,貧弱國家與失敗國家將在世界上更加普遍。

  權力和影響力加速從西方向東方轉移 東西方競爭將成為關注點

  歷史上暴發的瘟疫——包括1918至1919年間的流感疫情——并沒有終結大國對抗,也沒有開啟全球合作的新時代。新冠肺炎疫情可能也不會例外。

  新加坡國立大學教授馬凱碩在新書《中國贏了嗎?》中寫道,美國有兩個選擇:如果美國的首要目標是維持全球主導地位,那么將不得不與中國在政治和經濟上展開一場地緣政治零和競爭;如果美國的目標是改善民眾福祉,就應該與中國合作。有識之士會認為合作是更好的選擇。不過,鑒于美國的政治環境,這種觀點或許不會占上風。

  王在邦指出,西方的傲慢與偏見,導致其疫情防控遭遇“滑鐵盧”,進一步敗壞了西方“品牌”的聲譽。中國有效的抗疫斗爭則顯現出治理體制的高效、危機時刻的社會動員能力及廣泛運用新技術的能力。

  新冠肺炎疫情危機將提升中國影響力。西班牙駐泰國大使埃米利奧·德米格爾·卡拉維亞說:“中國在很大程度上扮演了美國過去的角色,而后者對此次危機不僅反應遲鈍,還缺乏戰略眼光。”

  有西方輿論認為,這種對比,讓人們相信由國家主導的治理模式更有能力應對“黑天鵝”事件,并將對整個西方道路、理念、治理模式構成明顯挑戰。

  事實上,即使沒有此次疫情,這幾十年來也一直持續著東方走強西方變弱的趨勢。但新冠肺炎疫情對這種趨勢的加速——權力和影響力進一步從西方向東方轉移——有可能加劇美國的恐懼。

  美國從未打算放棄其統治地位。

  “美國把中國在西方世界越來越多的印跡視為嚴重威脅。”“一旦危機平息,雙邊安全和經濟緊張局勢將再次占據新聞頭條。”這些聲音,如今已經充斥國際輿論場。

  高程指出,東西方發展模式競爭將進一步成為國際社會的關注點,特朗普為了連任可能更加激進。

  美國傳統基金會副主席詹姆斯·卡拉法諾說,預計美國會在以下四個具體的競爭領域加倍下注:分化中國與西歐迫使后者退出與華為的5G交易;以“四國聯盟+”框架鞏固美在印太地區的重要伙伴關系;削弱中國在非洲的影響力;在國際組織中排斥中國。

  有分析認為,下一步,西方有可能將國際疫情“輿論戰”升級為法律戰、外交戰。西方為轉嫁國內矛盾,制造對華要價“籌碼”,可能升級這一攻勢。

  會不會出現北美、歐洲、亞洲三大板塊“平行競爭”的全球化

  當一場危機發生時,人們會問,它是破壞了一種趨勢,還是推動了這種趨勢?

  美國《大西洋月刊》4月初的一篇文章說,現在有一種“對全球化的攻擊”,新冠肺炎疫情加重了這種壓力。英國智庫全球衛生安全研究中心主任羅賓·尼布利特說:“這場大流行病可能是壓倒經濟全球化的最后一根稻草。”

  病毒不僅能感染人類,也會撕裂全球產業鏈。今年2月以來全球市場遭受的巨大損失,可能會讓不少歐美公司在疫情結束之后調整當前的適時生產模式和分散在全球各地的生產活動。其結果可能是,全球資本主義進入一個新階段——供應鏈更靠近企業所在地,企業會借助庫存冗余來抵御未來可能出現的風險。

  “疫情可能會成為‘脫鉤’進程中的一個重要節點。”英國《金融時報》的拉納·福魯哈寫到,一些公司會將它們的供應鏈轉移到別處。

  事實上,關于跨國公司將工廠從中國遷往別處的討論已持續了一段時間,之前是考慮到勞動力成本的上漲,近來則是貿易戰加速了上述轉移,因為關稅給眾多產品帶來了影響。如今,這場疫情又像美國對中國的關稅一樣,開始鼓勵企業再次評估其供應鏈,促使它們不完全依賴單一來源。

  美國兩黨已決定,阻止中國從美國獲取高端技術和知識產權,并試圖迫使盟友效仿。而今,新冠肺炎疫情正迫使它們加大力度選擇“自給自足”——干預戰略行業的國內配備和物資儲備。

  國外智庫普遍注意到,此次疫情中,各國政府和企業“內向”傾向十分明顯,“經濟主權”回歸及“減少依賴”成為關鍵詞。未來幾年內,大多數國家政府會將注意力轉向國內,專注于國內議題而非外部議題,預計世界上會出現更多的“脫鉤”行為。

  陳文玲認為,從全球來看,當前人為推動和肢解經濟全球化的言行和舉措世所罕見。

  分析人士指出,由此導致的大概率事件是:冷戰結束后形成的經濟全球化體系倒退。全球供應鏈、產業鏈進一步破碎化。各經濟體分別“組團自保”,甚至不排除出現多個經濟集團“平行競爭”的局面。

  歐亞集團高級顧問羅伯特·卡普蘭說,新冠肺炎疫情是全球化第一階段和第二階段之間的歷史標記。2.0版的全球化是世界分成了幾個擁有自己獨立供應鏈的大國集團。

  美國康州三一學院經濟系榮休教授文貫中認為,經濟全球化將由目前的“一個世界”蛻變為“兩個陣營”。不同陣營之間的不合作會進一步加劇。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美歐所首席研究員張茉楠認為,一些國家在危機面前采取了“以鄰為壑”的策略,不排除貿易戰變相升級及貿易戰向科技等領域蔓延的可能。

  國內智庫指出,如果發生這樣的情況,全球經濟秩序和穩定性將受到巨大沖擊。對發展中國家而言,經濟動蕩可能導致投資、消費、出口等大幅下降,中低端制造業不得不面對艱難時刻。如果企業倒閉、勞動力失業等情況大量出現,那就會成為真正的雪上加霜。(《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1
【糾錯】 責任編輯: 焦鵬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垃圾分類在社區
北京:垃圾分類在社區
三峽水庫持續騰庫防汛
三峽水庫持續騰庫防汛
樂享“五一”假期
樂享“五一”假期
倫敦亮燈致敬醫護人員
倫敦亮燈致敬醫護人員

?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945867
国产亚洲av在线